来自 趣事 2021-09-19 10:31 的文章

儿子换了门锁,租了房子,房东就把房子卖了。

门锁被儿子换了,租房子的时候偶遇房东卖房...因为和孩子的关系不好,上海的一位老太太面临着无房可住的局面。
 
9月18日,本报记者从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宝山法院)获悉,9月17日,经与三方谈话,法院妥善完成了本案涉及居住权的执行工作。
 
母亲和孩子的关系陷入困境,她起诉要求居住权。
 
据上海宝山法院审理,余老太与丈夫(已故)婚后购买了一套房屋,该房屋登记在丈夫及儿子王先生名下。
 
2014年,于老太的丈夫去世后,儿子王先生卖掉房子,买了一套新房,房子登记在王先生名下。
 
2017年5月,于女士与儿子、儿媳签订《儿童心语》,王先生承诺其母亲于女士拥有该房屋的永久居住权。
 
于太太脾气倔强,平日与儿子女儿感情淡薄。
 
2019年五一假期,余太太去女儿家小住了一段时间,但第二天就和女儿女婿发生了矛盾。当她回到家时,她发现儿子换了门锁。
 
经过居委会调解,余太太与孩子达成协议,他们帮母亲租房解决住房问题。余太太答应不去孩子的办公室和家里制造噪音。
 
协议达成后,余太太一直住在租来的房子里,直到现在。
 
2021年5月,因为租房的房东要卖房,于太太再次面临无家可归的尴尬境地。
 
余老太认为,儿子购买该房屋的部分款项来源于当年该房屋的出售,儿子于2017年5月承诺对该房屋拥有永久居住权,有权在该房屋设立居住权。此外,基于赡养义务,她也有权住在女儿的房子里。
 
于是,俞女士将儿子和女儿诉至上海宝山法院,要求确认两人都有权在自己的房屋居住,并要求他们在每个法定节假日探望他们。
 
本案由上海宝山法院审理,2021年7月依法判决原告余老太享有被告王名下争议房屋的居住权,其儿子、女儿每逢法定节假日探望原告余老太。
 
居住权如何实现?法官解决执行中的难题。
 
案件生效后,2021年8月底,余女士因居住权问题向上海宝山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上海宝山法院受理执行案件后,9月3日,执行法官袁爱忠带申请人余老太到不动产登记中心办理居住权登记。
 
同时,为了有效保障余老太的生存权,法官“挺身而出”,希望通过沟通,双方能够达成更合适的处置方案。
 
因为余老太和她儿子一家确实不和,强行同居会让双方都觉得不幸福。因此,法官就此事与余女士进行了协商。
 
“如果没有,让他(王先生)给我再买一套小房子住。”在谈判中,俞女士提议。因此,法官建议遗嘱执行人王先生将争议房屋出售,再以母亲的名义购买另一套房屋进行登记,专门提供给母亲居住,同时为母亲的日常生活提供必要的保障。经过沟通,双方逐渐接受了这个提议。
 
9月17日,为商讨细节、协商实施方案,法官到法院对余老太及其儿子王先生、女儿进行了约谈。经过近两个小时的沟通和磨合,最终三方协商一致,儿子王先生将全款购买一房一厅的房子给母亲居住,王先生将在房子里设定新的居住权。同时,于女士的女儿为了打消王先生的顾虑,放弃继承母亲名下新购买的房屋,三方在其他问题上达成共识。
 
至此,余老太的居住权终于得到妥善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