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9-28 11:05 的文章

谁将成为第三个“全球金融中心”?

9月24日,第30期GFCI指数发布。
 
根据报告,纽约在GFCI指数中排名第一,这个城市已经连续三年排名第一。伦敦排名第二,香港和新加坡排名第三和第四。
 
与此同时,上海从第三名跌至第六名,北京从第六名跌至第八名,深圳从第八名跌至第十六名,广州从第二十二名跌至第三十二名。
 
然而,在金融科技中心的调查中,纽约和上海保持了第一和第二的位置,而伦敦上升了两个位置,排在第三位,因为英国以金融科技的优惠政策为优先。
 
纽约和伦敦继续位居前两位。
 
报告显示,第30期GFCI指数整体平均得分下降12.9分(2.05%)。虽然只是很小的变化,但已经是平均得分连续第三次下降了。
 
分析认为,整体评级水平继续低于2019年,反映出国际贸易、新冠肺炎疫情、地缘政治和局部动荡带来的持续不确定性。
 
其中,亚太(3.290、0.03、0.92%)中心的评级普遍下降,这可能表明该地区在新冠肺炎时期获得的经济利益趋于稳定。然而,北美中心表现良好,表明金融从业者对美国和加拿大的经济持乐观态度。
 
“我们在30届GFCI的结果中看到了两种模式:2020年疫情冲击后对北美和西欧经济复苏的信心,以及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亚太金融中心快速崛起、经济稳定后的稳定状态。”GFCI指数出版商Z/Yen的执行主席迈克尔·美因利说。
 
Z/Yen指数部总监Mike Wardle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伦敦和纽约作为金融中心继续繁荣,因为它们值得信赖,对来自世界各地的企业开放,拥有广泛的高质量金融和专业服务。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些金融中心可以在许多经济体中运作,而不是仅仅依靠当地的经济条件。
 
对于亚太地区的下跌评分,Mike Wardle认为亚太地区的发展已经持续了很多年,本轮下跌是正常的重新调整,所以还是要等指数的下一个版本再判断这是否是趋势。目前下降的部分原因是对亚太地区本身缺乏信心,他们在评估地区中心的表现时更加谨慎。
 
Mike Wardle从事指数评级工作多年。在他看来,一个真正优秀的国际金融中心需要包括五个要素:拥有足够的国际员工,成为成功人士想要生活的地方(安全、教育和文化),能够很好地维护自己的声誉(建立声誉需要20年,但摧毁声誉只需要5分钟),值得信赖的制度、法律和人,信任是连接所有关系的粘合剂。此外,我们必须运行一个对所有人开放的公平系统。
 
“情绪指数”
 
对于mainland China金融中心排名整体下滑,分析人士指出,单期排名结果要科学看待,不能机械理解GFCI得分排名。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研究员于凌渠告诉记者,GFCI每半年更新一次,单期排名结果不能代表竞争力变化的整体趋势。在GFCI评分中,来自全球金融从业者的主观评价权重较高,这使得GFCI指数在一定程度上成为“情绪指数”。
 
“从此前的几十期GFCI议题来看,全球经济正面临疫情的巨大冲击,而中国的经济格局却是独一无二的。全球金融从业者对中国经济金融体系的乐观积极情绪,推动中国金融中心GFCI评分和排名快速上升。随着主要国家经济复苏,中国优秀经济给金融中心带来的声誉红利明显消退,全球金融从业者对欧美金融中心的乐观情绪迅速升温。一降一升的情绪波动成为国内金融中心整体排名罕见下滑的主要原因。如果长期看,中国金融中心“追赶式”发展和排名的势头非常明显,未来很有希望再次回到之前的排名,甚至进入更高的排名。”凌曲说。
 
“内战”比“外战”更激烈。
 
在这个排名中,上海从第三下滑到第六。此前,上海在2020年9月和今年3月的GFCI排名中位列第三。
 
“世界第三”是亚洲金融中心最好的排名,香港、新加坡、上海都达到了这个排名。上海金融中心竞争力从前一时期的第三下滑至第六,反映出代表亚洲经济体的纽约、伦敦之后的第三个“全球金融中心”仍悬而未决。
 
于凌渠认为,上海排名下降,一方面是因为“亚洲第一金融中心”的竞争非常激烈。在GFCI 30的成绩中,港、新、沪的差距只有1分2分,在“千人制”排名体系中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未来,谁能代表亚洲成为继纽约(美国)、伦敦(欧洲)之后的第三个“全球金融中心”,还有很多不确定性。另一方面,上海的“国际声誉”也成为这一评价的分项。由于GFCI排名在一定程度上受“情绪”控制,亚洲主要金融中心分数很小时,金融从业者的情绪影响更为显著,而上海主观评价分数的下降导致分数和排名的显著下降。
 
“不可否认,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硬实力’非常强大,金融市场规模在亚洲乃至全球都处于领先地位。未来要加强营商环境、人才环境等“软实力”建设。例如,在金融人才吸引力方面,上海在GFCI问卷中“哪些金融中心有足够吸引力,可以作为替代工作和生活场所”的问题上,获得了27个正面回答,远低于香港的97个和新加坡的64个。”凌曲说。
 
2020年将是上海实现“基本建成与中国经济实力和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国家战略目标的收官之年。今年8月24日,上海市政府印发了《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十四五”规划》(以下简称《规划》),对未来五年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提出了明确的发展方向和任务举措。
 
该计划提出了一个总体目标和六个具体目标。总体目标:到2025年,上海国际金融中心能级显著提升,服务国民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作用进一步凸显,人民币金融资产配置和风险管理中心地位进一步巩固,全球资源配置功能显著增强,为到2035年建成具有重要全球影响力的国际金融中心奠定坚实基础。
 
于凌渠表示,目前上海、香港、新加坡是亚洲“前三”金融中心,上海金融中心在市场规模、经济腹地、资源集聚等方面的优势是香港、新加坡无法比拟的,发展潜力依然巨大。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承担着代表中国和亚洲成为第三个“全球金融中心”的使命。
 
“然而,上海全球金融中心的建设不会一蹴而就。香港和新加坡的优势在于与纽约和伦敦的金融体系有着更高的联系,它们共同构成了一个以美元国际化为核心的庞大国际金融体系。在上海建设美元化离岸金融中心不符合国家战略,这就决定了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一定不能走香港、新加坡的老路,而要与人民币国际化齐头并进,在更好地完成国家使命的基础上,稳步扩大金融开放水平,巩固提升金融中心地位。”
 
目前,亚洲金融中心的“内战”比“外战”更激烈。上海尤其有必要与香港、新加坡、北京和深圳讨论进一步合作和竞争的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