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8-30 16:12 的文章

汇聚创新发展要素,回答制造业转型的“强制性

”亚星在线
 
中国制造业规模大、体系健全、市场空间巨大。在数字技术加速赋能的大趋势下,将数字经济融入制造业发展,加快制造业与数字经济深度融合,带动制造业数字化转型至关重要。当前,对于中国制造企业来说,加快数字化转型已经成为“必须选择”的问题。
 
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具备一系列有利条件
 
随着我国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大数据、互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应用对制造业发展的推动作用日益显著。中国先进制造业的发展具有数字化转型的优势基础,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政策体系不断完善,为制造业数字化提供了良好环境。近年来,为推动制造业数字化转型,通过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推动中小企业高质量发展,国家相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战略规划和政策措施,为加快制造业企业数字化转型提供了有效的合规性和制度保障。
 
二是加快数字基础设施建设,为制造业数字化提供基础保障。截至2020年底,我国5G基站数量达到71.8万个,5G终端连接数突破2亿,位居世界第一。2020年,中国工业互联网产业经济增加值规模约为3.1万亿元。工业互联网的快速建设和发展,为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提供了重要载体和机遇。
 
三是产品市场供需结构升级为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提供现实动力。双循环经济发展背景下,国内消费结构升级为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提供了广阔的供需空间。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新消费模式蓬勃发展,市场需求空间不断扩大,迫使供给结构升级,为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提供动力。
 
四是数字技术应用市场规模不断壮大,为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提供了有效支撑。根据《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20年中国数字经济总体规模将达到39.2万亿元,数字经济占GDP比重已提升至38.6%。数字技术的蓬勃发展为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提供了有效的技术支撑。
 
缺乏核心技术和人才已经成为转型的绊脚石
 
当前,中国制造业数字化转型面临重要机遇,但也面临企业认识不足、产业核心技术缺乏、数字化战略水平不高、高数字素养人才短缺等挑战。
 
一是企业缺乏科学认知,阻碍了制造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全过程。数字化不仅仅是技术的更新,更是经营理念、战略、组织和运营的全方位变革,需要从全球视角进行规划。目前大多数企业对数字化转型的认识还停留在如何在生产端引入先进的信息系统上,对企业数字化转型缺乏全面深刻的认识,企业尤其是高层管理者很难达成共识。
 
二是产业核心技术缺乏,制造企业数字化转型基础不扎实。目前我国在设计、生产、管理、服务的整个制造过程中,仿真、混合建模、添加制造、精益管控、供应链协同等关键核心技术较为落后,使得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基础相对薄弱,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制造业数字化转型的进程。
 
第三,数字化战略水平低是制造企业数字化转型面临的重大问题。当前,部分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普遍存在的问题是数字化战略水平低,缺乏强有力的制度设计和组织重塑,缺乏明确的战略目标和实践路径。“不转”“不敢转”的问题更加突出。
 
四是缺乏高数字素养人才,制约了制造企业数字化转型能力。目前,企业普遍缺乏既懂数字技术又懂生产经营、具备数字技能、能引领数字战略的高数字素养复合型人才。随着工业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制造企业的数字化转型面临着数字化“跨界”人才短缺、数字化人才供给不足的问题。
 
多管齐下加速数字化转型
 
总的来说,中国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还处于起步阶段。为加快我国制造企业数字化转型,建议做好以下工作:
 
一是提高制造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认知水平。数字化转型是一个漫长而渐进的过程,不同行业、不同类型的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重点和路径有很大不同。对于企业来说,需要识别自身的数字经济生产要素,并从自身需求和痛点出发,制定适合自身成熟度和发展战略的数字化转型方案,循序渐进地推进数字化转型。
 
二是加强人才支撑,加大对高数字素养人才的培养和引进。地方政府要研究制定高数字素养人才的相关政策,加快产业数字化转型人才的引进和培养。企业要着力构建自己的数字人才发展体系,增强自己的数字人才储备。高校可以开展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学科的布局建设,与企业构建长效高效的数字化人才孵化机制。
 
三是加大数字化转型研发投入,加强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地方政府要加大对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共性技术和关键核心技术的科技投入,通过技术改造贷款贴息、加速折旧、产业引导基金投入等合理财税政策,引导企业进行数字化转型。企业自身也要加大对数字化转型的资金、人才等资源投入,加强对前沿科技人才的投入,切实提高自身创新能力。
 
四是推动企业数字化模式创新转型。对于大多数制造业中小企业来说,可以充分借鉴国内龙头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领先经验,挖掘企业数据资产价值,推动产品和服务创新,实现自身发展的良性循环;同时要加强顶层设计,制定符合自身特点的前瞻性数字化战略,推动企业数字化模式创新和组织管理模式变革,为最终实现智能制造奠定坚实的管理基础。
 
五是推进数据开放和安全共享,完善数字经济法律体系。要加快制造业数据标准的制定和应用,逐步完善制造业数据标准体系,促进上下游企业数据开放共享,助力产业链整体数字化升级。同时,应借鉴国际经验加快数据安全立法,推动制定数据权利归属、数据交易等相关法律制度,加强对工业数据和个人信息的保护。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企业也要构建自己的数据安全体系,与所属企业建立联防联控机制,构建系统的联防联控数据安全能力。(茹许巍李玉英作者:齐鲁工业大学(山东科学院)、山东科技发展战略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