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9-12 08:04 的文章

信用卡消费,不要被欲望冲昏头脑。

随着线上消费、分期付款、刷卡消费、礼遇等方式的不断翻新,信用卡不仅为普通人的信用消费提供了便利,还以其紧跟消费时尚的服务激发了年轻人的购买欲望,让他们热衷于提前消费。
 
据调查,江西省南昌市第二金融法院2018年、2019年、2020年分别受理信用卡纠纷案件2372件、4367件、3592件,其中,90后青年占信用卡违约群体的重要比例,这三年分别为901件、1707件、1508件,占比37.9%、39.9%。数据显示,信用卡案件中的纠纷主体明显年轻化,同时也揭示出金融机构对信用卡发行审查不严导致诸多隐患。
 
人们在快速便捷使用信用卡的同时,对信用卡风险防范的呼声和需求也越来越高。如何规范金融机构信用卡发行审核?如何引导年轻人建立良好的个人信用,坚持理性消费?这不仅有助于加强对信用卡法律风险和信用风险的防范和判断,也有助于构建良好的社会信用体系。
 
90后,信用卡逾期,不参与诉讼。
 
近日,南昌市第二金融法院分批次审结9起信用卡纠纷案件,其中4名被告均为90后。法院判令四被告返还招商银行某支行信用卡贷款本金及相应利息、罚息等费用。
 
本批审理的9起案件为同一原告不同被告的涉密金融案件。庭审中,法官发现四名年轻被告对涉案信用卡透支金额均无异议,但均反映银行信用卡门槛不同程度降低,降低了对申请人的信用审查,导致其透支消费金额远超还款能力。
 
经查,4名被告人要么刚毕业上班,要么工作不稳定。信用卡消费不仅用于日常消费支出,还用于分期购买高端手机和奢侈品,这必然会导致网购。购物是突发奇想,因为不是现金支付,没有适当花钱的概念,导致提前消费后有逾期付款的可能。如果信用卡逾期,银行多次催收无果,于是向法院上诉,导致诉讼。
 
法院经审查认为,四被告向招商银行某支行申请办理信用卡,银行发放后,被告开卡,双方形成了借贷关系。四名被告使用信用卡但未遵守收款合同,应承担违约责任。该行上诉要求四被告返还本金9.2万元、21.8万元、23.2万元、10.5万元及相应的利息罚息,并有该行出具的资产负债表支持,合理合法。最终,法院依法作出上述判决。判决送达后,原被告均送达了利息判决诉。
 
这门学科的复兴有各种各样的原因。
 
调查发现,上述案件主要表现出两个特点:
 
-消费欲望强,案件量大。90后群体消费欲望强烈。法院受理的案件中,标的在10万元以上的案件呈上升趋势,从往年的18%左右上升到今年的近30%。
 
-持卡人出勤率不高,自动执行判决率低。90后群体流动性大,申请表约定地址投递成功率低,导致80%以上的案件被缺席审理。法院宣判后,约70%的案件将进入执行程序。由于发卡时审查不严,银行通常无法提供有效的财产线索,执行起来更加困难。
 
“信用卡纠纷的主体日趋年轻化,热衷透支、提前过度消费的原因主要有三点。”办案法官表示,首先是金融机构冲业务,审核不严。一些金融机构为了保证开卡金额,没有对申请人提交的信息进行严格审核,减少了对申请人的信用审核。有的考核方式过于注重客户量、发卡量等规模指标,不良率、活卡率等质量指标权重不大,发卡管理不严格,质量不高。
 
其次,年轻人不理智,还款能力有限。大部分年轻人刚开始工作,工作还不稳定,收入低,经常提前消费太多,流动资金紧缺,家庭生活负担重。信用卡消费不仅用于日常生活支出,还用于高端奢侈品分期付款、绑定网购、“用卡养卡”偿还贷款等。一旦逾期,就无法偿还。
 
“另一个原因是持卡人没有意识到后果,很幸运。”办案法官认为,很多90后群体有幸未能支付逾期账单,认为找不到人银行也帮不了自己,对法院执行被列为不可信执行人、限制高消费等措施后期的后果认识不够。
 
统一风险控制和信用体系建设。
 
据了解,信用卡发行审核不严及潜在风险已引起相关部门关注。
 
2020年,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布《关于防范银行业和保险业从业人员金融犯罪的指导意见》,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强信用卡业务管理,严格查信用,杜绝不顾申请人实际还款能力,为追求业绩而乱发信用卡的行为。
 
今年5月25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银行卡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正式施行,规范了持卡人与发卡机构、非银行支付机构、收单机构、特约商户等当事人因订立银行卡合同、使用银行卡发生的民事纠纷。
 
“信用卡风险来源众多,国家、社会、个人等相关主体应共同努力,形成解决和防范信用卡风险的合力。”办案法官提醒,除了上述法律法规的完善,信用卡业务更应注重内部风险控制与外部信用体系建设的统一。
 
一方面,应尽快建立和完善有效的信用卡业务内部控制制度。亟需在制度建设和法治建设层面规范信用卡业务,严格规范发卡程序,完善信用卡信用评价体系,落实银行卡管理制度规定,加大对申请人信用信息和履约能力的审查力度,认真甄别客户提供信息的真实性,加强内部监管。
 
另一方面,要重视信用体系建设,加强对恶意透支的打击力度。加强对公民特别是青少年的普法,引导公民谨慎开卡、量力而行、合理消费,树立良好的个人信用。严厉打击金融失信行为,加强依法实施信用惩戒,持续加强失信“黑名单”公示,使信用卡恶意透支“隐形”,从而迫使持卡人依法依规使用信用卡,防范和降低信用卡法律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