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养生 2021-09-21 11:47 的文章

如何提升居民的可持续消费水平?

国家统计局8月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CPI同比上涨0.8%,PPI同比上涨9.5%,PPI与CPI的剪刀差仍在扩大。同时,8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2.5%,连续5个月下降。耐用消费品需求不足,汽车消费品月销量仍保持负增长,说明我国目前国内消费形势总体仍偏弱。新冠肺炎疫情对消费的影响比预期更加复杂。短期消费刺激对居民消费的促进作用有限,经济增长仍对投资和外需有较强依赖。
 
但扩大国内消费规模、加快消费升级是中国实现高质量“双循环”的根本基础。国内居民可持续消费水平的提高,直接关系到国内经济结构调整、产业升级、碳中和等诸多经济发展战略目标。现阶段,我国有必要采取更加系统的措施刺激国内消费,优化内需结构,切实提高居民消费意愿。
 
首先,根据经济学理论,一国居民的消费与收入和财富水平密切相关,即居民消费水平的上升一般源于其收入或财富水平的提高。
 
与短期收入水平相比,居民消费更多与其持续收入水平相关,持续收入水平是指居民长期预期的平均收入水平。短期收入水平未必能有效增加消费,有时这种影响甚至在短期内不存在。如果居民对未来收入前景预期不佳,政府发放的短期消费补贴很可能会被居民储蓄所的同步增加所抵消,从而大大降低消费刺激政策的实际效果。
 
有效的消费驱动措施应该能够提高居民对未来收入的预期,有效增加居民的持久收入。这些措施包括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加大教育投资和人力资本积累,完善就业促进机制。此外,财富作为居民收入的平滑载体,在消费中也发挥着重要作用。通过财富的跨期积累和消费,居民可以在整个生命周期内达到相对稳定的可持续消费水平。当一个国家居民的永久水平增加时,其生命周期中积累的最大财富也会相应增加。随着国内居民收入的增加,需要增加可投资资产尤其是金融资产的供给,降低金融资产的投资门槛和交易成本,让居民通过金融资产配置更好地实现收入的跨期平滑,同时抑制房地产市场投机。
 
其次,随着国内金融体系的完善和普惠金融的深入,国内消费金融规模也有所扩大,但消费金融对居民可持续消费水平既有正面影响,也有负面影响。
 
一方面,消费金融支持消费者超前消费,促进耐用消费品销售,在一定程度上促进消费。另一方面,消费金融规模的快速增长也可能导致居民储蓄率快速下降,加剧居民的短视行为,使其背负过重的债务负担,相反削弱收入的跨期平滑,使居民未来可持续消费水平下降。
 
合理储蓄是可持续消费的基础,超前过度消费可能会导致消费者陷入严重的债务陷阱。当前,在大力发展普惠金融的同时,要适当限制诱导居民过度消费的金融业务,杜绝使用为这类业务提供目标客户识别的大数据算法,确保居民杠杆处于合理水平。
 
再者,从宏观层面看,一国居民的总体储蓄是投资形成的基础设施、房地产、企业固定资产等一系列长期资产。
 
随着多年经济的快速增长,我国积累了相当数量的长期资产,但仅仅“量”的积累是不够的。在可利用资源相对有限的情况下,“量”的简单积累最终会导致发展与环境的冲突,边际收益率也会降低。
 
下一步,我国应更加注重固定资产投资领域的投资效率,减少低效或重复投资,防止资源浪费,通过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来增加固定资产的长期回报水平,加快向以“创新”为核心的经济增长方式转变,促进居民劳动生产率的提高,避免因全要素生产率停滞而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夯实居民可持续消费改善的基础。
 
此外,在开放经济条件下,一国居民的整体超前消费实际上是基于其货币国际化或资本项目的长期盈余。发达国家低储蓄率、高消费的长期经济特征正是基于上述条件,即利用资本项目的长期盈余来平衡经常项目的赤字。
 
要实现这一目标,需要有一个相对完善和开放的金融市场作为支撑,从而增加外国投资者对国内金融资产的需求,实现资本的持续流入。因此,中国应加快金融市场高质量双向开放,优化国际收支结构,推动完善人民币跨境交易基础设施和支付体系,加快人民币国际化,更好地利用全球资源满足国内居民消费。
 
居民可持续消费水平受多种因素影响。应从社会保障、人力资本积累、固定资产投资、金融体系结构调整和产业政策等方面采取系统性措施。,从而提高居民的永久收入和财富水平,使他们更有信心、更理性地扩大消费,促进我国经济的长期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