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养生 2021-08-24 00:31 的文章

前所未有的研究钱袋被“放松”

 
 
 
近两年,张展与北京市自然科学基金办公室合作开展了一个项目:跟踪基金资助科研人员的科研状况。
 
他是中国科学院大数据挖掘与知识管理重点实验室成果转化中心主任。在研究过程中,他发现了一个现象:一些戴上了“杰青”“优青”帽子的科研人员,正在失去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热情。究其原因,科研经费管理过于谨慎,这是重要因素之一。
 
长期以来,“科研经费怎么花”成了科研人员的心病,直接结果就是“劣币驱逐良币”。中国社会科学院评价所所长景林波说:中央花钱,没有得到最好的科研成果。虽然科研投入在增加,但科研成果质量并没有同步提高;一些承担这个项目的研究人员没有为这项工作做出贡献,愚弄了这个项目。
 
如何让科研的帽子真正戴上创新的地方?最近,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两份文件回应了科技界的关切。这两个文件分别是《关于完善科技成果评价机制的指导意见》和《关于改革完善中央财政科研经费管理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若干意见》)。前者旨在完善科技成果评价机制,激发科研人员创新活力,后者则是“真金白银”减负。
 
张展说,《若干意见》自始至终考虑的都是研究人员自己。“对于科学研究来说,‘人’是绝对生产力和第一生产力,而对‘人’的刺激是对生产力的最大刺激”。
 
"买酱油的钱可以用来做醋."
 
“科研工作不同于计划生产和建设。它具有瞬间灵感、随机方式、路径不确定的特点。科研经费的使用不能简单地套用行政预算和工程预算来管理。”8月19日,在国务院政策吹风会上,财政部部长助理欧表示。
 
此次改革最大的亮点是继续“放松”科研人员,给予他们更大的资金使用自主权。《若干意见》扩大了预算编制、预算调整的自主权,扩大了资金承包制的范围,扩大了结余资金留存的自主权。
 
广西民族大学广西知识产权发展研究院院长齐爱民认为,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我国科研经费的一些管理方式违反了科学研究的基本规律。
 
最大的痛点是“资金太有限,预算难以调整”。齐爱民表示,在申请项目时,研究人员往往因为工作没有开展,无法客观分析和估算研究工作中的支出,因此有些支出预算不到位,或者在预算制定后项目实施时的情况发生变化,导致原预算支出无法正常使用。“但我们要求提前编制科学细致的预算并严格执行,这是不现实的。”
 
结果必然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景林波注意到,为了应对规定,一些科研人员只能“编制”预算,这似乎是科学合理的。其实很多项目预算经不起实践的检验,执行起来往往与预算不一致,总是要申请预算调整,做各种解释。
 
针对这一矛盾,《若干意见》提出扩大资金承包制度实施范围,在人才和基础研究科研项目中实行资金承包制度,不再编制项目预算;并鼓励有关部门和地方在从事基础、前沿和公益性研究的独立法人科研机构开展基金承包制度试点。
 
同时,简化预算编制,进一步精简合并预算编制科目,将预算科目由9项以上精简为3项设备费、业务费、人工费;下放预算调整权,将设备成本预算调整权全部下放给项目承担方,项目管理部不再审批预算增加。
 
这意味着以后科研人员申报项目预算时,不用再编制材料、检测加工费等科目的预算。除了50万元以上的设备费用外,其他费用只需提供基本的计算说明,无需一一列举。预算调整权下放,让科研人员“买酱油换醋”,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灵活运用。
 
张展对此深受感动。他是数学领域的学者。以前申请项目预算时,他发现课题中很多类别都不适用于他的课题。“比如仪器设备、实验材料等的费用。,这在我们的领域很少涉及,强行准备和使用只能造成资金、时间和人员成本的浪费”。
 
一半的研究经费可以用于“人”
 
长期以来,为了鼓励创新,国家出台了减税、奖励、补贴等一系列政策,鼓励科研人员经商。《若干意见》对科研人员有前所未有的物质激励,科研经费一半可以花在“人”身上的规定,让科研界兴奋不已。
 
目前,科研项目经费的主要支出有两个“人”。一种是“劳务费”,用于没有工资收入的项目聘请研究人员,没有比例限制;另一种是“绩效支出”,用于激励科研人员,由单位在间接成本中安排。但间接成本有比例限制,有时会导致“钱出不去”的情况。
 
景林波提到,一段时间以来,科研人员直接从中央科研经费中提取的“人头费”约为30%,对从事社会科学研究的人员缺乏足够的激励。
 
为了改变这种状况,欧文·汉表示,在资金来源方面,这一改革应该是“有钱就要出钱”,而第一个措施就是提高间接成本的比例。
 
他介绍,在项目资金中,500万元以下的间接费用占比由不超过20%提高到30%,500万元至1000万元部分由不超过15%提高到25%,1000万元以上部分由不超过13%提高到20%;对于数学等纯理论基础研究项目,间接费用占比将进一步提高至不超过60%。项目承担者可以将所有间接费用用于绩效支出,向创新绩效突出的团队和个人倾斜。
 
此外,《若干意见》还提出了扩大劳务费范围、合理核定绩效工资总额、加大科技成果转化奖励力度等多项措施。根据意见,稳定支持科研经费提取奖励资金试点范围将扩大到所有中央级科研院所。
 
这次改革除了下放给钱的权力,还完善了科研项目的经费分配机制,加快了经费分配的进度。减轻科研人员交易负担,全面推行科研财务助理制度,完善财务报销管理办法。同时,完善科研绩效管理、监督检查,提高经费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我们初步测算,通过上述激励措施,科研项目经费中‘人’的成本可以达到50%以上,对科研人员的激励力度是前所未有的。”欧文·韩说。
 
值得一提的是,考虑到科研活动的连续性,避免突然花钱,《若干意见》取消了此前两年的结余资金使用期限,明确项目的全部结余资金留给项目承担者继续使用。